清.蠡縣.李塨 著

 〔卷一〕

   予自幼習射,力既薄脃,學復貪多,遂半廢不克有成。然以射為六藝之一,雖奔走四方,依依不能忘。凡遇能射人,無不問;遇射書,無不覽也。郭子堅任桐鄉,曾開 《雕射法》一帙。予為序之,而辭意未之盡善。迄今欲教我後進,不能了然於心手間。正在躊躇,無從質問。一日,忽有叟而杖見過,衣冠甚偉,贍視非凡。拜而問道,叩其姓名,不答。但自稱異叟,言曾學道深山,技擊皆精。夜半 為我解衣擊劍,因傳射法。聽而觀之,豁然於心。歎昔所見聞者,皆一知半解,蔓語卮言也。無何黎明,飄然而去,不知所之。因錄其射法,約略講授者為註,或天之欲明六藝乎?何幸也!

 

〈射法〉

  身端體直,用力和平;拈弓得法,架箭從容;前推後走,弓滿式成。

   此章即孟子言射之力至也。「身端體直,用力和平」者,六句之綱也。 身,躬也。體,手足四肢也。
   站法曰:「大趾外蹬,小趾?抓。丁不丁,八不八,兩足相離尺七八。」
   又曰:「雙膝外分,雙臀內吸。肛門吸緊,腰暗進,胸明出。」
   又曰:「臍向地,心放下。」
   又曰:「弓弝在左中指、無名指灣間。小指虛,大指引。掌腕用力,而力全用於肘。肘內下半少前外轉直,引前半身力注腕,則肘自上翻,而非強紐。前肩自下而不用力。」子堅《射法 》云:「前腕直,前腕不宜仰與逼。」即此也。
   又曰:「後手之力在肘。須上提肘腕,隨肘用力,往外推引。後半身力向後,後肩自下而不用力。」

   子堅《射法》云:「練後手,大指得弦,二指紐,三指緊握不可鬆〔三指須捲緊,矢發而入掌心,握三指不動。〕,離腕三寸方能走。」
   又云:「後腕灣〔後腕自內視之灣〕,二指靠掌自翻〔要少獻掌,順其自然之勢,勿太翻。〕。指上得弦將肘揩,胸開背夾稱心懷。」是也。

  凡未開弓時,身端立向西,前肩對侯,目南視紅心。左手持弓,抱弦向腋;右手持矢,離鏃二寸許,投鏃於左手大指、食指蟹鉗之間,虛虛籠定。欲射,以右手摩矢至括〔《考工記》謂 「比」,今謂之「扣」。〕。以中指入括,內靠弓弦,平注扣弦上。所謂「執弓宜橫臥,理扣宜雙開,認扣宜兩就也」。左大指上節宜平起,管箭不宜掜下。次節宜壓,中指不宜竪起。次節竪起,則虎口過鬆,而推弓不穩。上節掜下,則虎口過緊,而出矢多小。左食指亦宜平起,幫大指管箭,不宜掜下,亦不宜摸鏃。摸鏃則心分,皆拈弓得法,架箭從容也。

   又曰:「 射有五平:前手背平,一也。後手得弦須腕平〔後腕自外視之平,平正用力也。〕,二也。前拳與後眼平,三也。後肘與後耳平,四也。後脊自尻直,平注於腦,五也。
   三在:弦靠後手二指,一在也。弓下弰弦斜靠於腹,二在也。矢在頦頷之間,三在也。若後手低,矢在喉,名曰:「鎖喉」;後手高,矢在目,名曰「擣眼」;失在顋,名曰「穿顋」 ;皆非箭道也。
   二曲:兩腿一分,膝後灣,一曲也。腰暗進,胸明出,前腿根入,二曲也。
   三直:小腿直,大腿直,身直也。
   九忌:忌動心力。動心力則有怒目咬牙之患。忌前肩用力,則前有擁肩之患。忌後肘墜,後肩用力,則後有擁肩之患。前腕無力,則有前迎之患〔謂弓移入內也〕。後肘無力,則有外張之患。腰眼無力,則有擁背 之患,且腰眼不暗進,則周身無力矣。兩膝不分,則有蹶臀之患。立忌岔步邪行,目忌看扣,共九忌也。」
   前推後走,弓滿式成者,謂前後力停兩下開;弓滿一分,式成一分;弓滿十分,式成十分。不可先主定前拳,然後開弓。所謂「明成不如暗就」也。


  神射於的,矢命於心;精注氣斂,內運外堅;前固後撒,收弓舒閑。

   此章即孟子言射之巧中也。「神射於的,矢命於心」者,謂後目下直與矢相平,而向前貫於蟹鉗,矢鏃以直貫於鵠。其妙非專看矢,非專看的,共矢與的,而俱籠罩於目。其未開弓也,即寓前手對的之意 ;已開弓也,即以前手推弓,漸漸對的。弓一滿,前手蟹鉗孔中,矢的直對,一無二三,然非僅目也。從心所欲,神光正射,微乎微乎!雖仰上射、俯下射、馬射皆然。至此,頂力以及腰眼四肢,一直貫注,皆聚於矢,而又從容自然。氣會神恬,毫無矜張。內精無一不運,外體愈久愈堅。即持至食頃,而式一絲不易。矢注紅心,一絲不易 〔謂如此,始可言堅。非發矢必須審至食頃也。〕。法既盡施,力復有餘〔非弓矢調良,亦難及此。〕。堅即固也,然下前固專指前手,此指通身也。夫如是,則「前固後撒」矣。後手二指起,謂之 「撒」。大指起,謂之「放」。二者法宜齊速,若撒重則矢飄〔箭向左〕,放重則矢合〔箭向右〕。扣高則沈,扣低則揚〔謂扣矢宜平也。〕。留滯則無力,紐剔則搖。若夫前後之巧,須不輕不重,無先無後,一齊 著力,而不用力。故曰:「後手發,前手固。運於內,堅於外。」
   又曰:「前手撇,後手撧。」,謂前如撇弓,後如斷弦。前後之力俱彀,不差累黍也。其式前拳不動〔古法云:「後手發矢,前手不知。」,正言其不動也。〕,後手下半,臂往後一稱。前後仍然平 直,是為得之。若世法,於未開弓時,以目視弝。開時,目隨弓轉,與撒放前手,將弓弝往外一讓,後手向後一摔,皆花法以圖飾觀,不必學也。至矢已發矣,目不宜張,頭不宜探。前手回弓,後手出箭,如前拈架以待。神色不變,氣度安 閒。斯為善始而善終乎!
 


〈續論〉

   初學,用竹或樹條縳一弓,長等身。將帶結弦中,套於後肘。左手反持弓弝,向上一反而正。弓上半推於面前,下半背於腰後。後肘帶弦挽開,處處氣到力到,如射法式。 祈善教者,觀之按之,有不合式而改之。如此數月,周身皆如式,純固不移,然後挽至輭弓。又數月,周身皆如式,純熟不移,然後可以架矢演習。又數月,周身式皆純熟不移,於屋中立一的樣,矢矢直注,一無失,然後用之以射,成名藝也易矣。

  《射學正宗》曰:「練頭面法,於北牆上畫一圈,內上下畫一斜面〔上微斜東,下微斜西。〕,畫中一圓點,兩旁畫兩耳。每日,身正向東立,以面對圈,使鼻梁正對斜畫。兩耳對圈旁兩耳,頭頂用力聳起。右面拐,用力微微使出,地閣使入。眼睛正視中點,脖項挺直圓硬,勿歪斜露筋。久習,自然頭容可觀。 」
   又曰:「練氣之法,時常於十數步外,或百步外,目視一物,必使氣達於彼。或觀天上星辰,或視樹間鳥雀,或靜坐運吾氣,使之達於天、入於地。或攻堅城,或克強敵,無不直到,然後起立開弓四五次。久之,氣力自壯。


〔卷二〕

〈射經〉

   《射義》曰:「射者,進退周旋必中禮。內志正,外體直,然後持弓矢審固。持弓矢審固,然後可以言中。」此可以觀德行矣。

   此三代射藝之遺文也。〈射法〉首章所云,不出體直。次章所云,不出審固。而中則撒放之巧也。然必志正而後體直,體直而後審固,審固而後可中。夫志,氣之帥也;氣,體之充也。志不正則馳,何以養氣。氣不養則餒,何以充體。敬以直內,此立其誠也。此聖賢之學,非術士所能知也。至於進退周旋必中禮,則有射 禮,詳載《儀禮》內,可考。

   孟子曰:羿之教人射,必志於彀;學者亦必志於彀。

   《虎鈐經》曰:「鏃不上指,必無中理;指不知鏃, 同於無目。」彀之說也。然彀各視其體之長短,以前後臂肩一直如線,而挽力至盡為度。若臂肩未直,鏃已上指,宜易長矢。臂肩已直。後手已盡,鏃未上指,宜易短矢。
   又須力勝於弓,不可弓勝於力。弓勝力則身臂為弓所苦,不得平直而彀矣。古語云:「輭弓長箭,快馬輕刀。」 又云:「莫患弓輭,服將自遠;莫患力羸,服之自伾,皆篤論也。」〔伾,音丕,有力也。〕


   〈周禮.保氏〉:「養國子以道,乃教之六藝,三日五射。」

   鄭康成註曰:「五射,白矢、參連、剡注、襄尺、井儀也。」愚意:「白矢」,謂正立拈弓,右手持一矢樹之,投於左手大指、食指間,見其矢白於土也。「參連」:古射用四矢,搢三而挾一 个,故插於帶右者。三矢相次,參然而連也。「剡注」:以目從矢鏃,直貫於鵠,剡然而銳注也,所謂審也。「襄」,平也;「尺」,曲尺也。肘至手為尺。「襄尺」,謂弓引滿,前後尺平直,所謂體直而固也。井儀,謂四矢集正鵠如 「井」字。詩曰:「四矢如樹」,此射之中也,巧也。


  〈考工記〉曰: 「弓人為弓,取六材必以其時。六材既聚,巧者和之。幹也者,以為遠也;角也者,以為疾也;筋也者,以為深也;膠也者,以為和也;絲也者,以為固也;漆也者,以為受霜露也 。」

   此統言六材之用也。弓矢所以射也,則學射者宜知其良楛矣。鄭註曰:「取幹以冬,取角以秋,絲漆以夏。」


  凡取幹之道,七柘為上,檍次之,檿桑次之,橘次之,木瓜次之,荊次之,竹為下。凡相幹,欲赤黑而陽聲。赤黑則鄉心,陽聲則遠根。凡析幹,射遠者用 埶,射深者用直。居幹之道,菑栗不迆,則弓不發。 〔栗,音裂。〕

   此論幹之美惡,及析幹之所宜也,鄉心則文理正。鄭註曰:「木之類,近根者奴。」鄭司農云:「埶,形埶也。假令木性自曲,則當反其曲以為弓。」故曰:「審曲面埶。」鄭註曰:「曲 埶則宜薄,薄則力少。直則可厚,厚則力多。」賈公彥疏曰:「居,謂居處。菑,即耕義。栗,破也。」謂以鋸剖析弓幹之時,不邪迆失理,則弓後不發傷也。

   凡相角,秋閷者厚,春閷者薄;穉牛之角直而澤,老牛之角紾而昔;疢疾險中,瘠牛之角無澤。角欲青白而豐末。夫角之本,蹙於?(&#20736)而休於氣,是故柔;柔故欲其埶也。白也者,埶之徵也。夫角之中, 恆當弓之畏;畏也者必橈,橈故欲其堅也。青也者,堅之徵也。夫角之末,遠於?(&#20736)而不休於氣,是故脃;脃 故欲其柔也。豐末也者,柔之徵也。角長二尺有五寸,三色不失理,謂之牛戴牛 。〔閷,同殺。昔,同錯。?(&#20736)同腦。休,音噓。畏,同隈。脃,音翠 。〕

   此論角之善惡也。直而澤,謂理直而潤澤也。紾而昔,謂理戾而觕錯也。疢疾險中,謂牛有病則角?傷也。蹙,近也。休,氣温之也。畏,弓淵也。曲,隈之處也。言角本色白,則近於腦,而得氣之吹 呴。其性柔可曲,反以為埶。角中色青,則質必堅。可以當曲,曲中而不撓。角末豐,則尚有腦氣及之,故雖處末,不脃而柔。有此三者,牛角復直一牛,故曰牛戴牛。


   凡相膠,欲朱色而昔。昔也者,深瑕而澤,紾而搏廉。鹿膠青白,馬膠赤白,牛膠火赤,鼠膠黑,魚膠餌,犀膠黃。凡昵之類不能方。

   此論膠之善惡也。鄭註曰:「廉瑕,嚴利也。」言膠欲深嚴而光澤,紾戾而搏圜。廉利,皆交錯之狀也。鹿馬等煮其皮為膠,鹿亦用角餌,色如餌也。昵,黏也。鄭司農云:「膠善戾,不能方。」


  凡相筋,欲小簡而長,大結而澤。小簡而長,大結而澤,則其為獸必剽;以為弓,則豈異於其獸?筋欲敝之敝,漆欲測,絲欲沈。得此六材之全,然後可以為良。〔剽 ,飃。去聲。〕

   此論筋漆絲之善惡也。簡,筋條也。剽,疾也。今有用鸛筋者,以其剽也。筋椎朾嚼齧熟。敝之極,則用之熨貼。測,清也。沈,謂絲乾燥時,猶如沈水中色也。


  弓有六材焉,維幹強之,張如流水。維體防之,引之中參。維角䟫之,欲宛而無負弦。引之如環,釋之無失,體如環。 〔䟫,同棖。〕

   此言六材,以幹、體、角而成也。五材依幹,故曰強之。張如流水,順也。體者,納六材於檠,定其體也,防深淺所止也。賈公彥疏曰:「如司弓矢,謂王弧之弓,往體寡,來體多,弛之五寸,張之一尺五寸 ;夾庾之弓,往體多,來體寡,弛之一尺五寸,張之五寸。唐弓、大弓,往來體若一,弛之一尺,張之亦一尺,是防之深淺所止也。引之中參者,唐大弦居一尺,引之又二尺,其餘弛張雖多少不同,及引之亦皆三尺,以矢長三尺,須滿故也。 䟫,搘拄五材使正也。宛而無負弦者,引之宛曲,而弓與弦無辟戾也。


   弓長六尺有六寸,謂之上制,上士服之。弓長六尺有三寸,謂之中制,中士服之。弓長六尺,謂之下制,下士服之。

   此論弓稱人之長短以制也。上士,長人也。


  凡為弓,各因其君之躬,志慮血氣。豐肉而短,寬緩以荼,若是者為之危弓,危弓為之安矢。骨直以立,忿埶以奔,若是者為之安弓,安弓為之危矢。其人安,其弓安,其矢安,則莫能以速中,且不深。其人危,其弓危,其矢危,則莫能以愿中。 〔荼,讀舒。〕

   此論弓及矢,當因人之性情以為調濟也。危弓,如夾庾之類。安弓,如王弧之類 。危矢,如司弓矢所謂恆矢之類。安矢,如殺矢之類。愿,信也。莫能愿中,言人、弓、矢三疾,則矢不能確中也。


   往體多,來體寡,謂之夾臾之屬,利射侯與弋。往體寡,來體多,謂之王弓之屬,利射革與質。往來體若一,謂之唐弓之屬,利射深。

   此謂弓有各用,夾弓、臾弓利射遠,以其材薄弱而勢反張也。射近侯,亦用之。王弓、弧弓[弓見][矢司]利射堅,以材厚強而勢直也。質,本也。質本椹,即不跌也。唐弓、大弓利射深,以其材厚強於夾臾也。


   大和無灂,其次筋角,皆有灂而深,其次有灂而疏,其次角無灂。合灂若背手文。角環灂,牛筋蕡灂,麋筋斥蠖灂。〔蕡,扶文反。〕

   此論漆之所宜也。大和、九和之弓也,筋在背,角在?,其相合之處若手背文。蕡、麻子也。斥,屈蠖蟲也。皆漆文之象也。


   和弓毄急摩。〔毄,音吉。〕

  毄,拂也。將用弓,先調和之,拂之,而手摩之。


   覆之而角至,謂之句弓。覆之而幹至,謂之侯弓。覆之而筋至,謂之深弓。〔句,音鉤。〕

   北申明角、幹、筋三材以結之,以三材尤重也。覆察之,但角力之見於外者至,則句曲無力之弓也。角至而幹力又至,則可以射侯矣。角幹至而筋力亦至,則可射深矣。言三者之宜全也。


   矢人為矢,鍭矢參分,茀矢〔鄭註:據「司弓矢」,茀當為殺。〕參分,一在前,二在後。兵矢田矢五分,二在前,三在後。殺矢〔據「司弓矢」,殺當為茀。〕七分,三在前,四在後。

   此論各矢前後輕重之宜也。鍭矢殺矢近射者,前鏃鐵重。兵矢、田矢,鏃鐵稍輕,可以射遠。茀矢射飛鳥,鐵又短小。


   參分其長,而閷其一;五分其長,而羽其一。以其笴厚,為之羽深,水之,以辨其陰陽。夾其陰陽,以設其比;夾其比,以設其羽。參分其羽,以設其刃。則雖有疾風,亦弗之能憚矣 。刃長寸圍寸,鋌十之,重三垸。 〔閷,同殺。笴,古罕切。垸,音完。〕

   此論設羽比刃於笴之法也。笴,矢幹也。殺其前之一者,令趣鏃也。以笴厚為羽深者,羽之寬也。如幹之寬,陰沈陽浮。比,括也。參分其羽,以設其刃。如羽六寸,則刃二寸也。而謂刃長二寸者,鏃即長二寸有奇。刃祇一寸也。圍寸者,周得一寸也。矢足入幹,曰鋌。十鋌則三垸重也。風憚者,風不能 驚憚矢。


   前弱則俛,後弱則翔;中弱則紆,中強則揚。羽豐則遲,羽殺則趮。是故,夾而搖之,以眂其豐,殺之節也;橈之以眂其鴻,殺之稱也。〔趮,音躁。〕

   承上言幹羽之病,以及察之之法也。鄭註曰:翔,迴顧也。紆,曲也。揚,飛也。趮,旁掉也。夾而搖之,今人以指夾矢儛衛是也。儛衛,搖矢聲也。橈榒其幹,則知幹之或 鴻而強、或殺而弱也。


   凡相笴,欲生而摶,同摶欲重,同重節欲疏,同疏欲[?/木]〔同栗。〕。

   言相擇幹質之道以結之。鄭註曰:「生,無瑕蠹也。摶,圜也。」賈疏曰:「[?/木],如栗之堅實也。 」

總訣 抹羽取箭

步射總法 當心入筈
步射病色 舖膊牽弦
前後手法 欽身開弓
馬射總法 極力遣箭
持弓審固 卷弦入弰
把按弦 弓有六善
抹羽取箭

#〈總訣〉
  凡射,必中席而座,一膝正當垛,一膝橫順席。執弓必中,再把之中,且欲當其弦心也。以弓當左膝,前豎接席,稍吐下弰向前,為令上傾向右。然後取箭,覆其手為拳,令指第二節齊平,以三指捻箭三分之一,加于弓亦三分之一,以左手頭指受之,則轉弓,令弦稍離身,就箭,即以右手尋箭羽,下至闊,以頭指第二指節當闊約弦,徐徐送之。令眾指差池如鳳翮,使當於心,又令當闊羽向上。弓弦既離身,即易見箭之高下,取其平直,然後抬弓離席,目睨其的,接手頤下,引之令滿,其持弓手與控指及右膊肘平如水準,令其肘可措杯水。故曰:端身如幹,直臂如枝。直臂者,非初直也,架弦畢,便引之,比及滿,使臂直是也。引弓:不得急,急則失威儀而不主皮;不得緩,緩則力難為而箭去遲。唯善者能之。箭與弓把齊為滿,地平之中為盈,貫信美而術難成。要令大指知簇之至,然後發箭。故曰:簇不上指,必無中矢。指不知簇,同於無目。試之至也。或以目視簇,馬上與暗中則。乖此為無術矣。故矢在弓右,視在弓左,箭發則靡其弰,厭其肘,仰其腕,目以注之,手以指之,心以趣之,其不中何為也?
  又曰:矢量其弓,弓量其力,無動容,無作色,和其肢體,調其氣息,一其心志,謂之楷式,知此五者為上德。故曰:莫患弓軟,服當自遠;若患力羸,恒當引之。但力勝其弓,則容貌和,發無不中。故始學者,先學持滿,須能制其弓,定其體,後乃射之。然其的必始於一丈,百發百中,寸以加之,漸至於百步,亦百發百中,乃為術成。或升其的於高山,或制其的於深谷;或曳之,或擲之,使其的縱橫前卻,所以射禽獸與敵也。凡弓惡右傾,箭惡其襦,頤惡旁引,頸惡卻垂,胸惡前 凸,背惡後偃,皆射之骨髓疾也。故身前竦為猛虎方騰,額前臨為封兕欲鬥,出弓弰為懷中吐月,平箭闊為弦上懸衡,此皆有威儀之稱也。
  又曰:凡控弦有二法:無名指疊小指,中指壓大指,頭指當弦直豎,中國法也;屈大指,以頭指壓勾指,此胡法也。此外皆不入術。胡法力少,利馬上;漢法力多,利步用,然其持妙在頭指間。世人皆以其指末齪弦,則致箭曲又傷羽。但令指面隨弦直豎,即脆而易中,其致遠乃過常數十步,古人以為神而秘之。胡法不使大指過頭指,亦為妙爾。其執弓欲使把前入扼,把後當四指本節,平其大指承簇,卻其頭指,使不得(此處有闕文),則和美有聲而俊快也。射之道備矣哉!□井儀:開弓形,所謂懷中吐月也。□襄尺:襄,平也;尺,曲尺也。平其肘,所謂肘上可置杯水也。白矢:矢白簇至指也,所謂彀率也。□剡注:注,指也。以弓弰直指於前以送矢,俗所謂㔢控也。剡,銳也。弓弰也,靡其弰。□參連:矢行急疾而連參也。  

〈步射總法〉 
  左間與胯對垛之中,兩腳先取四方,立後,此轉左腳,大指垛中心。此為丁字不成、八字不就。左手開虎口,微鬆下二指,轉弝側臥,則上弰可隨矢直指的,下弰可抵胛骨下,此為靡其弰。右手摘弦,盡勢翻手向後,要肩臂與腕一般平直,仰掌現掌紋,指不得開露,此為壓肘仰腕。射經曰:無動容,無作色,按手頤下,引之令滿,取其平直。故曰:端身如幹,直臂如枝。箭發則靡其弰,壓其肘,仰其腕。胸凸背偃,皆是射之骨髓疾也。  

〈步射病色〉 
  開弓勘手,謂前手太高,後手低不平;開弓提手,謂前手太低,後手高;開弓偃弰,謂身直頭偃,前手腕仰;兩摘,謂不發用力,即前後分解;不齊所弦,謂遣箭分弓,實握不轉腕,微鬆手轉弝;脫弝,謂手太鬆,倒提手弝;[發刀]弰、弰子大二件,謂下弰傳右胛;後手約,謂手側不仰腕;後手小,謂斂定手,不放手;後手偃、後手二件,謂遣箭不直硬,或剪弦列手。  

〈前後手法〉 
  宋盧宗邊太尉釋:
  摋,《說文》云:「側手擊物曰摋。」謂當後手如擊物之狀,令臂與肩一般平直是也。
  捩,《說文》云:「捩,拗也。」謂以前首推弝,後手控弦,如用力拗捩之狀。
  㔢,《說文》云:「㔢,斷也。」謂當以後手摘弦如㔢斷之狀,翻手向後,仰掌向上,令見掌紋是也。
  ?(&#22BF6),《說文》云:「?(&#22BF6),擲也。」即當以前手點弰如擲物之狀,令上弰指的,下弰抵胛骨下也。  

〈馬射總法〉 
  勢如追風,目如流電,滿開弓,緊放箭,目勿瞬視,身物倨坐,不失其馳,舍矢如破。  

〈持弓審固〉 
  左手垂下,微曲大指羈弝,第二第三指著力把弓箭,餘指斜籠下弝,指左腳面。曲右手當心,右臂貼肋,以大指第二第三指於節上,四指弦畟提弰,箭弰與手齊。訣曰:持弓審固事須知,垛在南時面向西,右手捉弓左當弝,仍令箭筈兩相齊。  

〈把按弦〉 
  欽身微曲,注目視的,左手輪指,坐腕弝弓,箭如懷中吐月之勢。續以左手第二指與第三指靠心斜入撥弦,令弓上傳著右肩,然後舉左腳,三移其步以取箭。訣曰:舉弝撥弦橫縱腳,輪指坐腕身微欽,指弰斜傳右肩膊,左手持把橫對心。  

〈抹羽取箭〉 
  以左手三指丞下,緊抵前四指、五指,鉤落上籠:先舉右腳,隨步合左手指弰抵弝,以二指按箭,三指斜擗箭,四指、五指向裡斜鉤,左手二指、三指羈幹掣箭至簇。訣曰:前當弓弝一般齊,三實兩虛勢漸離,小指取箭羈緊簇,抹羽入弦無暫遲。  

〈當心入筈〉 
  右手第二指緊控箭筈,大指捻筈當心,前手就後手拶幹入筈。左腳尖指垛,腳跟微出,右腳橫直,鞋衩對垛。淺坐箭筈。左手第二第三指坐腕,羈前雙根斜覷的。訣曰:右手二指抱箭垛,兩手相迎穩入弦,捻筈當心斜覷貼,緊膨兩膝直如衡。  

〈舖膊牽弦〉 
  輪指把弝,推出前手,微合上怦,兩臂弦曲,不可展盡。左手輪指,空第二指過弓弝節上,大指面緊著弓弝,屈起指節,餘指實屈,舖下前膊,左右腳膝著力同。入筈法訣曰:前腳舖下若推山,右指彎弓緊扣弦,兩臂梢曲不展盡,文牽須用緩投肩。  

〈欽身開弓〉 
  以右手第二節取箭,弝外覷貼,側手引箭至簇,大指靠血盆骨為進。凡簇與弝齊為滿,半弝之間為貫盈。貫盈信美,雖有及者,大抵脅肋腳膝著力亦同。入筈法訣曰:開弓發矢要欽身,弝外分明認貼真,前肘上翻雙膊聳,脅肋腳膝力須勻。  

〈極力遣箭〉 
  竦腰出弰,上弰畫地,下弰傳右膊。後手仰腕,極力[兀卓]後肘過肋,猗後手向後;前手猛分虎口,著力向下急捺轉腕,以第四第五節緊鉤弓弝,兩肩凸出,則箭力倍勁。訣曰:弰去猶如搦斷把,箭發應同撚折弦,前弰畫鞋後靠脊,極力遣出猶自然。  

〈卷弦入弰〉 
  後箭兩手相迎,直右手過胸,曲左手卷弦。以後第二指取箭,前腳跟著地,聳身稍斂,雙眼覷貼。曲右手貼肘,以左手第二第三指側手羈幹;直右手上臂仰腕,過胸取箭。訣曰:右指羈箭當胸出,左手卷弦弰靠肩,箭已中時無動手,抹羽入筈法如前。  

〈弓有六善〉 
  一者,性體少而勁;二者,太和而有力;三者,久射力不屈;四者,寒暑力一;五者,弦聲清實;六者,張便正。凡弓性體少則易張而壽,但患其不勁。欲其勁者,妙在治筋。凡筋生長一尺,幹則減半,以膠湯濡而極之,復長一尺,然後用則筋力已盡,無復伸馳。又揉其材令仰,然後傳角與筋。此兩法所以為筋也。凡弓節短則和而虛,節長則健而柱,節得中則和而有力,仍弦聲清實。凡弓初射,與天寒則勁強而難挽;射久,天暑則弱而不勝矢,則膠之為病也。凡膠欲薄而筋力盡,強弱任筋而不任膠,此所以射久力不屈,寒暑力一也。弓所以為正者,材也。相材之法視其理,其理不因矯揉而直,中繩則張而不跛,此弓人之所當知也。

 

 

 

附錄:

 

〈通典.兵二.法制〉:
  趙國公王琚《教射經》上篇曰:「凡射,必中席而坐,一膝正當垛,一膝橫順席。執弓必中,在把之中,且欲當其弦心也。以弓當左膝,前豎按席,稍吐下弰向前,微令上傾向右,然後取箭,覆其手,微拳,令指第二節齊平,以三指捻箭三分之一,加於弓亦三分之一,以左手頭指受之,則轉弓令弦稍離身就箭,即以右手尋箭羽,下至闊,以頭指第二指節當闊,約弦徐徐送之,令眾差池如鳳翮,使當於心,又令當闊羽向上。弓弦既離身,即易見箭之高下,取其平直,然後�謅}離席,目睨其的,按手頤下,引之令滿,其持弓手,與控指及右臂肘平如水準,令其肘可措杯水。故曰端身如幹,直臂如枝。直臂者,非初直也,架弦畢便引之,比及滿使臂直是也。引弓不得急,急則失威儀而不主皮;不得緩,緩則力難為而箭去遲。唯善者能之。箭與弓把齊為滿,地平之中為盈,貫信美而術難成。要令大指知鏃至,然後發箭。故曰鏃不上指,必無中矢;指不知鏃,同於無目。試之至也,或以目視鏃,馬上與暗中則乖,此為無術矣。故矢在弓右,視在弓左,箭發則靡其弰,厭其肘,仰其腕,目以注之,手以駐之,心以趣之,其不中何為也!」
  下篇曰,「矢量其弓,弓量其力,無動容,無作色,和其支體,調其氣息,一其心志,謂之楷式。知此五者為上德。故曰莫患弓軟,服當自遠;莫患力羸,恆當引之。但力勝其弓,則容貌和,發無不中。故始學者,先學持滿,須能制其弓,定其體,後乃射之。然其的必始於一丈,百發百中,寸以加之,漸至於百步,亦百發百中,乃為之術成。或升其的於高山,或致其的於深谷,或曳之,或擲之,使其的縱橫前卻,所以射禽獸與敵也。凡弓惡右傾,箭惡其檽。頤惡傍引,頸惡卻垂,胸惡前亞,背惡後偃,皆射之骨髓疾也。故身前竦為猛武方騰,額前臨為封兕欲鬥,出弓弰為懷中吐月,平箭闊為弦上縣衡,此皆有威容之稱也。」
  又曰:「凡控弦有二法:無名指疊小指,中指壓大指,頭指當弦直豎,中國法也;屈大指,以頭指壓勾指,此胡法也。此外皆不入術。胡法力少,利馬上;漢法力多,利步用。然其持妙在頭指閒。世人皆以其指末齪弦,則致箭曲,又傷羽。但令指面隨弦直豎,即脆而易中,其致遠乃過常數十步。古人以為神而祕之。胡法不使大指過頭指,亦為妙爾。其執弓,欲使把前入阨,把後當四指本節,平其大指承鏃,卻其頭指使不得,則和美有聲而俊快也。射之道備矣哉。」

 

 

香港射箭總會轄下射箭場

星期六(毋需預訂)  1300-1800 $20(1天)
星期日及公眾假期(毋需預訂)  0900-1800 $20(1天)
星期一至五(須提前向總會預約)  0900-1800 $5(1天)
  • 元朗藍薪福射箭場 (香港射箭總會及北區射藝會管理)
星期六/日及公眾假期(毋需預訂場地)  日出後至日落前 $20
星期一至五(射手須提前向總會預約使用場地)  日出後至日落前 免費

其他射箭場 (只供其會員便用)

  • 香港大學柏立基網球場:港大箭藝學會的練習場
  • 香港科技大學何善衡體育館: 歷屆室內射箭公開賽比賽場地
  • 香港科技大學第三期草地(室外射箭練習場):科大箭藝學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/校友便用。
  • 香港科技大學LG4204(室內射箭練習場):科大箭藝學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/校友便用。
  • 中大夏鼎基運動場:中大射箭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香港理工大學邵逸夫體育館:理大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大水坑射箭練習場:沙田射箭會負責,只供會員使用。香港射箭總會註冊射手,並持有有效射手證,可於星期二,四晚去練習,費用HK$30。
  • 銅鑼灣山上練習場:九龍射箭會負責,只供會員使用。
  • 雞籠灣配水庫射箭場:港島射箭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九龍灣運動場
  • 新界粉嶺聯和墟室內體育館 
  • 長沙灣室內運動場
  • 九龍東啟德體育館:東九龍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新界錦田北圍村:東青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心誠中學:心誠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西環士美非路體育館:港島東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IVE(TY) 專教院青衣分校室內體育館:青衣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屯門公眾騎術學校射箭場:西北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九龍西洋菜街警察體育遊樂會:警察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上水馬會道19號鳳溪第一小學:上水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順德聯誼總會胡兆熾中學:胡兆熾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聖保羅書院:聖保羅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香港童軍總會 9樓 青少年活動室:童軍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香港真光書院:真光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荃灣麗城花園第一期網球場:荃葵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順德聯誼總會譚伯羽中學禮堂:伯羽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東華三院黃鳳翎中學:黃鳳翎會的練習場,只供會員便用。
  • 香港仔運動場
  • 香港大學何鴻燊體育中心1號場
  • 警察體育遊樂會
  • 城門谷運動場
  • 深水埗運動場
  • 小西灣運動場
  • 屯門康樂體育中心射箭場
  • 大埔運動場
  • 灣仔運動場
  • 九龍醫院足球場 [逢星期日下午1時30分至6時;只開放予九龍射箭會會員]
  • 沙田火炭銅鑼灣山配水庫 [逢星期六及日開放 (公眾假期除外),只供九龍射箭會會員預約。]

###常見廠牌###
韓國
SAMICK http://www.samicksports.com/xe/main
W&W http://www.wiawis.com/en.php
KAP

美國
HOYT http://www.hoyt.com
Martin http://www.martinarchery.com